小鱼儿玄机二站分站 > 极限运动 >

作死还是追梦 极限运动存在的意义到底为何

2019-09-23 14:18 来源: 震仪

  9月6日,获得奥斯卡奖的纪录电影《徒手攀岩》在中国上映。该片记录了“全球徒手攀岩第一人”亚历克斯·霍诺德2017年6月3日无辅助徒手攻克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高的酋长岩的全过程。关于这部电影是否应该拍,一直有伦理问题在争论。联想起今年5月,珠穆朗玛峰迎来密集死亡潮,登山季中遇难者达到11人,令人无比惋惜。对于极限运动,大众与其爱好者的看法一个向左一个向右,走向两个极端。为何两者间会出现如此大的态度鸿沟?极限运动又是否有其存在的意义呢?

  亚历克斯曾说过一句话:“我并不是疯子,徒手攀岩也并不是疯子的举动。”我是十分赞同他这句话的。作为攀岩圈内“大神”,他绝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若非没有95%以上的把握,他不会选择挑战徒手攀登酋长岩。

  看过电影的观众都应该知道,在正式攀登酋长岩前,亚历克斯花了2年多的时间来准备,他和团队共同把岩壁分段拆解并集中讨论难点,不断进行带绳训练,并实地排除障碍。通过多次失败的尝试,记录各种情况的变化,做足风险应对准备,最后才选择出了最合适的方案,成功登顶。

  为什么大众与极限运动爱好者之间不能相互理解呢?我认为,大众对于极限运动的认知还停留在一个浅显的阶段。大众只看到了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但是并不知道运动者会在前期做大量准备工作。当然,也有那些为了博取眼球的作秀者,让大众对极限运动有了误解。

  对于极限运动爱好者或者攀岩爱好者来说,要达到什么样的高度、要去挑战什么样的岩壁,这是他们的愿望和追求。攀登的精神本就是勇攀高峰,强身健体。攀登者不断地超越自我,感受在攀登过程中的快乐,大众不该过于去抨击他们。这是一项充满探险的运动,并不是冒险的行为,更不是盲目去追求极限。同时,我也不是鼓励大家都去尝试极限运动。而是希望大众能在科学、安全的条件下,和充足的准备情况下,来进行探险活动。

  徒手攀岩,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进行攀登,不仅对攀岩技巧要求极高,也对心理是极大的考验。因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名列世界十大危险运动之列。

  但据我所知,国内极少有人在进行这项极限运动。国内推广的攀岩运动,会有一定的保护,不仅有保护绳,还有上方保护和下方保护。且国内普遍的攀岩模式,至少需要两人来完成。

  就算这样,攀岩也是一项难度系数极高的运动。所有国内的攀岩运动,基本上都是在有安全保障的模式下进行。比如登山协会提前做可攀登岩壁的相关鉴定,展示相关指示牌标明岩壁的情况,有些岩壁甚至只能在教练陪同的情况下进行攀登。国内对于攀岩的管理非常严格,可以说所有岩壁都要通过鉴定,方可进行攀岩运动。

  攀登者前期也会做很多工作,提前了解环境,摸透攀登时的岩壁结构、地理结构、天气情况来预判分析当天该走什么线路。你很难看到攀岩攀到一半下大雨,因为我们都会提前预估好情况,避免意外的发生。如果在野外,还需要提前做好后勤保障,保证食物和水源能够充足供应。

  我在登山、攀岩领域有30年时间,有时我们不能完全控制意外发生,特别是天气突变和自己的身体状况,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极限运动爱好者会在过程中失手,所以大家不要轻易地去挑战自己不熟悉的环境。在攀岩中,需要注意力的高度集中,也会提高人们的综合分析能力,所以我认为攀岩是一项十分适合大众的运动。当然,要在安全的前提下。

  高敏,中国登山协会山地救援委员会副主任,四川省登山户外运动协会副秘书长、四川省山地救援总队总队长、中国登山联络官,自1986年进入登山行业工作,30余年中,带领多个国内外登山团队在四川省境内进行登山探险活动。

  2019国际滑板公开赛(清丰站)震撼来袭,清丰正式进入“奥运时刻”!,▲中国·清丰极限运动基地中国·清丰极限运动基地是全国首屈一指的高标准极限运动综合体同时也是国际一流的专业训练基地,是我国极限运动项目冲向奥运的重要基地。

  “激情 超越 梦想”首届中国极限运动大会在清丰震撼开幕,8月18日晚上7点30分,万众瞩目的首届中国极限运动大会在清丰极限运动基地隆重开幕。中国·清丰极限运动基地位于国家AAAA级景区——冀鲁豫边区革命根据地旧址清丰县双庙乡单拐。

  2019中国极限运动大会(清丰极限运动基地赛区),经过与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极限运动协会、中国极限运动学院、中科院电工研究所对接,2018年2月5日,全国首个极限运动基地——中国·清丰极限运动基地,在清丰县开工。清丰“造浪”,打破了冲浪极限运动不能在内陆城市进行的瓶颈,这里如今也成为了国家冲浪队的训练基地。

  新闻热线:法务部邮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覆盖情况反映热线:

  徒手攀岩,不借助任何辅助工具进行攀登,不仅对攀岩技巧要求极高,也对心理是极大的考验。